哦吼吼吼吼

不在了,拜拜。
(弃号)

【银讯】总要来点不正常故事

*cp为:《明日方舟》游戏角色配对,银灰X讯使

*一系列胡写,单纯为了满足自己的星癖而动笔,若令你感到不适请退出

*只要我新坑开得快,更新它就追不上我


①.

   讯使被派到深山辅助地形侦查和源石收集研究工作有两个月了。

   银灰最近听到的有关他的消息是,讯使和当地的一名导游在进山洞侦察时发生了山体塌方被困在了里面。

   罗德岛和当地人花了将近一个星期时间才找到他们,准确来说,是他。

   据讯使说,他和导游在进山洞之前被野兽袭击,导游不幸被野兽叼走吃掉了。

   可怜的依特拉,独自没有水没有粮食地待在暗无天日的山洞里,那段时间一定很绝望吧。

   银灰抱着怀里的讯使如是想。

   “银灰老板,请放过在下吧,虽然在下知道在下的肉很香,也知道老板您不会吃掉在下,但您的力道太大了,在下感觉有点不舒服。”

   “你的肉很香?”

   讯使之前不是一直很介意自己身上的香味吗?

   “对啊,”怀里的讯使点点头,用他爽朗天真的声音说着:“最近在下好像也能明白捕食者的感受了,依特拉肉质鲜嫩,而且吃起来还有一股香味,吃这样的肉带来的是多大的味觉享受啊。”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想象而已,因为那位带着在下进山的导游先生跟在下一样也是依特拉,真的很令人吃惊,”讯使下意识地舔舔嘴唇,似在回想过去的什么记忆,“在下闻过他身上的香味,也闻过他的血的味道。那真的很香。”

   “……那么肉呢?你尝过?”

   “怎么可能,在下可是一只依特拉。”

   “……”银灰松开了怀里的讯使。“讯使。”

   “在。”

   “那一个星期……你在洞里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在下一直想着大家啊,想着活下去,想着以后还要看遍世界各地的景色,想着老板您和角峰大哥他们。在下在山洞里一直祈祷大家能找到在下……刚开始还好,之后几天真的很难熬。”

   “导游呢?”

  讯使抬头用澄澈的蓝眼睛望着银灰,在他眼里,银灰只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很不幸,他遇害了,被山里的野兽叼走了。不过刚刚那样想着,好像能理解为什么在下的种族是捕食者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了。毕竟光是闻着就能感到诱惑力了吧。”

   “……是吗。”

   “那在下继续看书了。”讯使再次把低下头专心看起手上的书,留个后脑勺和一对不时抖动的长耳在银灰面前。

   银灰突然不出声,也没有再抱住他。

   ……突然接受香味的讯使,突然理解捕食者的草食动物……

   银灰眯起眼睛,心里闪过一丝质疑。

   真的,就只是闻闻吗?



②.

   讯使回到家就把自己摔在床上,今天要派送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累得从进门之后就不想动了。

   晚饭就不吃了,直接睡吧。这么想着,讯使强撑起身去锁门,回床之后很快睡着了。

   半夜突然响起的敲门声终于把讯使吵醒了。

   三更半夜的,“请问是哪位?”

   一个阴郁低沉的声音从门外穿过来:“我是你的邻居,抱歉打扰到你了,我忘了带钥匙,请你帮个忙,我想从你家的阳台翻到我家,然后我就可以开窗爬进去了。”

   乐于助人的讯使立马就要开门,但在手伸出去时突然想到:他回家时还看见邻居的家门前挂着“出租”的牌子。

   讯使转身马上把门堵上,跑进屋拿了棍子埋伏在客厅沙发上警惕地守着门口的动静。

   再次吵醒讯使的还是敲门声。他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天已经亮了。

   门外是一位菲林警察,银发银耳银尾巴,身材修长匀称,警服包在挺拔的他身上显得有些小和不合尺寸,看起来是那种头脑冷静性格可靠的类型。

   “昨天晚上这附近出现了杀人事件,实际上,我们已经追捕那个杀人犯很久了,我们查到杀人犯在昨天晚上经过你的屋前,现在请您配合调查,回答我的问题,昨天晚上有没有一个穿着灰色卫衣的人来过您家?”

   “昨天晚上……确实有人来敲门说是在下的邻居,忘了带钥匙想从在下的家爬进他家,因为在下的邻居早就离开了,所以在下没有开门。”

   “没有开门……没有看见杀人犯的脸……”讯使点点头,“知道为什么杀人犯会来敲你的门吗?”银发警察突然问讯使。

   讯使愣了愣,困惑地挠挠头说:“大概是因为……在下一个人住,方便下手?”

   要钱没有要颜没有,也就只有命一条了,大概是个无差别攻击的杀手吧。讯使想。

   银发警察摇摇头,示意讯使进屋谈。

   于是讯使领着警察进屋,高大的警官跟在后面说道,“受害者们或多或少都有几个共同的特征,黑发,长耳,蓝眼睛,深色皮肤,还有性格开朗直爽,社会评价优秀……”

   讯使背对着银发警察沏茶,听后笑了笑,“那不就是在下吗?”

   “确实,你符合他的条件,但……”银发警察的声音在他脑后响起,接着讯使感到后颈被一股狠厉的力道击中,双手硬扯着被反剪在身后,然后后脑勺的头皮被狠狠地拉扯,眼前的世界一阵旋转,下一秒讯使就被绝对不容反抗的力量压制着按在了地板上。膝盖咚地跪在地上,脸朝下,整个人都笼罩在一个高大的身影下面。

   “事实上——”银发警察的胸膛慢慢地贴到讯使的后背,呼吸打在讯使因为害怕不断颤抖的软耳朵上,恐惧感毛骨悚然地从讯使的脊梁冲到头皮上,他想挣扎却被身上的菲林压制得无能为力。他想起来了,耳边的低语和昨天晚上门外那个阴郁低沉的声音一模一样!

   银发菲林咬咬他的耳根,一只大手捉住讯使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轻轻掐着讯使的脖子抚过他的喉结,迫使他像只引颈受戮的猎物一样抬起头暴露自己的弱点。压着嗓子像情人耳语一样说道,“事实上,自始至终,我的目标只有你,那些东西都只是障眼法。”

   菲林的尾巴缠上了讯使的大腿,讯使绝望地垂下头,挣扎无果之后在菲林身下放弃了抵抗,闭上眼睛之前,他看见,银发菲林的警服裤腿上还沾着血。



③.

   那个依特拉狱警有够辣的。

   罗斯特舔舔干裂的嘴唇,幽绿的贪婪的目光像口香糖一样粘在依特拉狱警的身上,没有移开过一秒。

   上帝啊,他真完美。我是说,看看他,他的细腰,他修长的腿,他吸满阳光的光滑的深色皮肤,警服外套下饱满又恰到好处的肌肉,警服勾勒出的流畅的、性感的臀部线条,还有那条小巧的毛茸茸的尾巴,就在尾椎骨那里。老天,他真是个尤物。

   罗斯特把手从栏杆上松开,来到自己的大腿处,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马上他就变得更加性奋了,耳朵都立起来了,尾巴像雨刷一样在地面摆动,哦,他喜欢痛感,那会让他更加愉悦。他对猎物的反抗挣扎给他带来的痛和伤痕上了瘾,所以他才会到这里来。

   可是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罗斯特做了几个深呼吸,又想想那个令人生厌的监狱长——他的那张臭脸,总算是冷静下来了。他想,他真的得改改这个容易激动的性格问题了。而在十几分钟之后,他会无比赞同并乐意执行自己现在这个想法的。

   罗斯特回到床上,蒙上被子,把手伸进枕套里,里面放着他的“武器”。

   到时候,他的兄弟会帮他支开其他人,然后在外面把风,等他完事了之后,他会好好犒劳他们的,无论是酒还是那些美妙的粉末,只要能上了那位火辣的依特拉,多少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其实过程很简单。

   “嘿,罗斯特好像不舒服,”他听见他的兄弟对那位美人说,“他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来活动了,连屁都没和我们放几句。”

   “真的吗?那在下得去看看。”

   就是这个,罗斯特敢打赌,依特拉狱警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能够融化心脏的那种!

   依特拉狱警开了门,来到罗斯特的床边,问他:“罗斯特先生?今天感觉如何?”

   罗斯特闷在被子里没有反应,依特拉狱警又问了一次:“罗斯特先生?有哪里不舒服吗?”

   罗斯特掀开被子,把手里的东西一把撒到惊讶的狱警的脸上,依特拉狱警做出了防卫的动作,但是那些撒出来的粉末让他难受地咳嗽,辣得眼泪直流,根本睁不开眼睛。罗斯特扯下他身上的手铐,狠狠地往依特拉狱警的肚子来了一拳,将他按在地上,把他的手拷在了床脚上。

   过程就是这么简单。

   身下的依特拉还在咳嗽,即使眼泪直流还是努力睁开眼睛,太棒了,罗斯特爱极了那双眼睛里的天空晕开的样子。

   狼的利爪扯开了警服,古铜色的美好肉体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罗斯特贪婪充满欲望的目光下。罗斯特感觉犬牙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尝到依特拉甜美的血。依特拉开始用脚踢蹬罗斯特,男性的腿力可比女性厉害多了,好在罗斯特皮糙肉厚,这样反而让他更兴奋了。靴子踹到了裆部,他不怒反笑:“嘿!美人,悠着点,把力气省着一会用!”说着把手伸向了依特拉的衬衫里面。

   一瞬间,几分钟后的罗斯特发誓,那真的只有一瞬间,他的身后出现了雪境凛冽的寒气,和入骨的杀意。

   一只皮手套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就这样像个娃娃一样被提起来,丢在了角落,手杖捅穿他的左胸,就在锁骨下面的皮肤,离心脏不远不近的地方。

   手杖的主人还在使力,血从缝隙里流出来,这已经不是痛和快感了,尤其是眼前的这张臭脸,混蛋监狱长正在像看垃圾一样俯视他。皮靴踩在罗斯特的脖子上,皮靴的主人说:

   “……不过是一粒沙子。”

   什么事情能让监狱长大人这么大动肝火?

   监狱长用披风裹着依特拉狱警,把他抱出去后在门口和另一个丰蹄狱警说着什么。什么禁闭一个月,什么苦工,什么监视,他才不管。

   在以后痛苦折磨着的监狱生活降临之前,罗斯特心里想着的是:该死!为什么不早点下手!没想到那个依特拉美人已经是别人的婊/子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23 )

© 哦吼吼吼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