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吼吼吼吼

不在了,拜拜。
(弃号)

【迪乔】那是我的铅笔!

*微博上那个说话逻辑清晰的小女孩的梗,她真的超可爱啊!

*是幼乔

*有两个迪注意

*早就写好的现在才发



    12岁的乔纳森回到家​,他的表情闷闷不乐,垂着脑袋把书包丢到沙发上,他放学回来连书包拉链都没拉好,文具盒和课本掉出来了也不管。“我回来了。”他说。

    真稀奇,以前这小子​回来都会兴奋地小跑过来,然后喋喋不休地讲学校里发生了什么趣事,老师怎么样怎么样,同学怎么样怎么样,小嘴叭叭的都停不下来。

    DIO​招招手叫他过来,乔纳森乖乖过来了,虽然表情看起来不情不愿的。

    “怎么了?是什么让我的蠢乔乔今天没有傻笑着跑过来对我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地叫的?嗯?”DIO捏捏他的脸,被乔纳森拍掉了,还得到了乔纳森不满的瞪视,虽然那对DIO来说毫无震慑力。

    乔纳森开口了:“昨天,我把我的铅笔放在……那是我的全勤奖品,”他补充道,“一只布满黑白斑点的笔,放到了待削铅笔的铅笔盒里。”

    “我还给它取了名字,叫丹尼。”

    好蠢。DIO想,给一只铅笔取名,这么傻的事也只有蠢货乔乔能做到了。

    “反正你又要笑我傻,给一只铅笔起名字。但是——”乔纳森强调道:

    “,是全班唯一一个拥有这种铅笔的人!我可以随意对待它,它已经是我的铅笔了……”

    DIO把乔纳森抱到自己腿上,方便他更加仔细地观察乔纳森气鼓鼓的脸。乔纳森的脸红扑扑的,上面覆盖着一层细小的绒毛,像颗小桃子一样。

    “然后,今天早上铅笔削完了,但当我去拿我的铅笔的时候,”乔纳森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管这样他看起来还是在生气。他转过头来,眉毛微皱,蓝色的大眼睛望着DIO,一字一顿地问:“你猜我看到了——什么?(And guess what I ——saw?! )”

    “不知道。”DIO回答,并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笑。

    “盒子、盒子里只剩下一堆黄色的铅笔,我没找到我的全勤奖品,那支唯一的斑点铅笔不见了!所以有人拿走了我的铅笔,因为我知道,是谁!偷走了!我的!全勤奖品·斑点铅笔!

    “不要那么咄咄逼人地对着我说话。”DIO拿手捂住了乔纳森的小脸。

    乔纳森拍开他的手,继续愤愤不平:“那个人根本没有得到全勤奖,因为、他、去了、埃及!

    “所以,今天,我看见迪奥在用我的那支铅笔写作业。我就说‘迪奥,那是我的铅笔。’他说‘哦,这样啊,我看它放在铅笔盒里的。’ ”乔纳森学着同班同学迪奥不屑的样子说话,然后又变回几个小时之前无辜而又生气的他:“我说‘对啊因为我需要削它。’他就一脸‘不过是一支铅笔而已’,他怎么可以那么做?”

    DIO也说:“那不过只是区区一支铅笔而已,还有,不要叫他迪奥。”

    乔纳森震声:“这是我全勤得到的奖品铅笔!是我天天提早起来让达比先生快点送我上学,做到两个星期上学不迟到不早退才得到的铅笔!

    DIO假装受不了地捂耳朵点头:好好,是是,你的你的都是你的。

    乔纳森继续说下去,他开始模仿起来,看起来像个在威逼利诱的无辜路人的痞子(虽然他的大眼睛让他完全没有威慑力),他瞪大眼睛说:“旁边的史比特瓦根同学也说‘是啊是啊!这是乔纳森的奖品,你又没有!你不是去埃及了吗!’ ”

    “然后……呃……”

    DIO和乔纳森脸对脸,眼对眼,一时间乔纳森突然有点心虚,DIO挑眉问:“然后?”

    小绅士乔纳森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演略显drama,他的耳朵红了红,在DIO腿上尴尬地挪了挪位置,然后又被DIO的手臂一揽抱回怀里了,逃也逃不了了,乔纳森红着耳朵闷闷地说:“好吧……史比特瓦根没这么说,他只说了‘你当时在埃及不是吗’,然后我就问布兰、……迪奥说‘是啊,所以你能把我的铅笔还给我吗?’ ”

    DIO揉揉他的小巧的耳垂,张口含在嘴里轻轻用牙磨着,“迪奥说不行……”乔纳森缩起脖子,躲着DIO的牙,DIO在他耳边轻声说:“DIO说可以。”

​    乔纳森的脸比刚才更红了,但是他推开了DIO,一定要他听完今天的事,“迪奥说不行,所以我就等到中午吃完饭之后再去问他,你能把我的铅笔还给我吗?”

    “他说、噢他终于答应把我的铅笔还给我了!”​

    笨乔乔,转移话题的样子​蠢死了。

    ​“结果迪奥又把我的铅笔搞丢了,他说放学后再说吧,我说好吧,但放学后我依然没拿回我的铅笔!”乔纳森开始气急败坏,不知道因为是窘态被DIO抓住了还是因为迪奥弄丢他的铅笔让他气恼,反正和两个叫Dio的都脱不了关系。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波鲁纳耶夫​老师,因为迪奥说铅笔已经弄丢了,他安慰我之后就什么也没管。”

    DIO冷哼一声:“他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即使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迪奥拿走了我!的!铅笔!……我至今也没能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DIO说:“那只是一支铅笔。”

    乔纳森盯着他,又一字一句地强调了一遍:“那是我全勤!奖励的!铅笔!”

    DIO不以为然:“对,是你的铅笔。但它们的用处都一样,你当时就应该收好它然后拿回家的。”

    乔纳森震惊地看着DIO,他失望极了,眼圈渐渐红了起来,就像夕阳慢慢染红天边的云一样。然后他在DIO怀里又踢又揍,成功通过行为让DIO明白他的愤怒和难过。小腿一蹬,腰一挺,就像条鱼一样从DIO怀里挣脱出来,踏踏踏地跑回房间,连鞋子都忘了穿。

    DIO眼看着怀里到手的乔乔跑了。

     

    于是第二天放学回家的迪奥平白无故地被揍了一顿屁股。(其实也不是啦他是活该​)

​    波鲁纳耶夫老师被反锁在公共厕所里一夜,第二天早上才被管理员发现。

    

     DIO又骂又哄地向乔纳森道歉了(并没有),乔纳森不和他计较了,因为乔纳森知道DIO不会真的道歉。



评论 ( 26 )
热度 ( 134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哦吼吼吼吼 | Powered by LOFTER